东方时讯
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疫情未过,微电影《逆行者》爆火网络

2020年春节,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横扫全国,全国人民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纷纷为抗击疫情做贡献,一时间武汉成为一个焦点,“逆行”成为热词。人们每天关注着疫情的各种动态。悄然间,一部名为《逆行者》的公益微电影爆火网络。
微电影《逆行者》由全才导演楚石自编自导自演。五分钟的影片信息量极大,紧凑的节奏让很多观众看完都以为片子只有两分多钟。每一个镜头,每一句对白,都刻画出细腻的情感,都还原着新冠肺炎疫情时期属于你我的真实生活。
 
真实的社会背景,真实的事件素材,《逆行者》甚至成为了一部“正在进行时”的“同步体”微电影。
 
为了避免在疫情期间造成剧组人员密集,制片人王凯更是亲自出演剧中男一号。女一号刘姐则是由首次触电的文艺青年刘丹阳出演。而摄影师石超更是打足了酱油,钻进防护服就是医生,穿上红马夹就是社区义工,摘了口罩又去豪横闯卡。
剧中父子隔窗相望的一幕让无数观众为之动容,短短的两组镜头也唤起了无数一线工作人员的内心共鸣。值得一提的是,这名小演员正是导演楚石不到5岁的儿子洋洋,这也算上阵父子兵了。
这个项目的夸张还在于台前幕后均由这四个人全权完成。每个镜头除了画面里的角色以外,其他人均在幕后从事着摄影、灯光的工作。至于大量的“群众演员”,都是来于廊坊安次电视台提供的新闻画面。
由于疫情期间设备调用困难,最终不得不用一台快报废的5DII完成了全片主要镜头的拍摄。而令摄影师石超最为内疚的一件事,就是在拍摄杀青最后一个航拍镜头的时候,“小飞机”没能抵住风力,撞在电线杆上光荣“殉职”。
 
面对影片的网络传播效果,制片人王凯表示未曾多想。他私下说,在如此的拍摄条件下工作,其实团队还是有成熟经验的。欢乐人传媒仅去年一年,就曾拍摄了抖音微剧《我的合伙人》一百多集,还包括一部正在做后期的院线文艺电影《最后的晚餐》,都不是大成本项目,但都是以精品指标的心态执行的。王凯说:“硬件不足软件补,外在不足心灵补。不到一周的前后期制作时间,影片能完成到这个程度,无论外人怎么评价,自己都很满意。这次特殊的实践经历,对团队肯定有一种倒逼的进步和难得的经验积累。”
 
新闻聚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联系我们:qq:2366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