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讯
首页 > 人文 > 书画 > 正文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全国两会是中国年度政治大事,是世界观察中国治国理政,经济社交,社会民生,文化生活的重要窗口。书画作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也被赋予了新的文化使命和历史责任。文化工作者要通过传承中华文化、弘扬核心价值、传播时代声音、讲好中国故事,牢记“培根铸魂”这一使命担当。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长尾蛟气功书画”由四川著名书画家张志勇先生首创。张志勇先生1964年开始临池,1967年起,在杨雪湖(徐悲鸿弟子)大师的精心培育下,谨遵其“执著勤奋,淡泊名利,博采众长,自成一格”之教诲,耐得寂寞,与世无争,五十五年如一日地研习书画艺术。

张志勇,笔名鸣九。四川什邡市人。毕业于江苏无锡书法艺术专科学校和河南书法函授院;1967年拜徐悲鸿弟子杨雪湖先生为师研习书画诗文,入室十八年直至先生去世。擅长篆隶书和花鸟画,兼治印。1992年加入四川省书法家协会。

1977年起,依托监制的“长尾蛟书画笔”,历经30年超常规、高难度的艰苦磨砺,逐渐形成既有深厚传统底蕴,又具有时代气息而自成体系的书画风格。它集古今法书名画之技法精粹,揽世间万物自然奇观,溶音乐旋律之节奏,借弹拨器乐指法之技巧,把古代气功书法加以融会贯通坚持晨练,持之以恒,其作品线条墨色丰富多彩,力透纸背,质感强,指上生花,笔下结果。逐渐进入“书篆隶楷行草随‘心’所欲,写梅兰竹菊荷弹‘指’一挥间”的佳境。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当“长尾蛟气功书画”作品2007年首次亮相北京,便得到中国当代书画大师的极高评价;中国书协顾问欧阳中石评其书法云:“自然畅达,墨趣横生,气韵生动,意想联翩,具有强烈的时代色彩!”中国书协副主席李铎评语“沉稳刚毅,体备法严,即便是在一字之中属于次要一笔,也绝无飘浮轻佻之态,笔力送到家”。国画大师吴冠中评其国画云:“能抓住每一个主题,以巧妙的构思,表现出强烈的视觉效果和感情语言。

经当代书画海外贸易组委会艺术顾问组:沈鹏(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冯远、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申万胜、尉天池、欧阳中石、易苏民(台湾)、邱程光(新加坡)、刘オ昌(香港)等鉴定:其作品充分生动地表现出了一个艺术家的胸襟和其本人对艺术的理解和领悟,对艺术创造思维和视野的扩展,乃对自身精神情操的滋补和修养,都已远远超过了笔法用墨等技艺层面的仿效,其书法独有新意,点画之间灵动而俏丽,结体疏朗而隽秀,作品飘逸而不失沉稳,严谨而不失大气,字里行间都透着清朗的书卷气,大字浑然,小字陡立,有势不可抵挡之状、其书法龙飞凤舞,一满纸一烟云,有滚滚风云一泻千里之勢自成一体。

中国书画家联谊会北京艺术创作中心评语:张志勇先生的作品追古得雅趣,出新见精神,已经深邃高远,内涵丰富宽广,自然而然地实现了景致与情怀,传统与个性的和谐统一,显出独有的艺术语言与风格,极具大家之象。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1

中国“长尾蛟”气功书画概述(文:张志勇)

【内容提要】“长尾蛟气功书画”是笔者在近半个世纪的书画实践中,集古今法书名画之技法精粹,揽世间万物自然奇观,融音乐旋律之节奏,借弹拨器乐指法之技巧,把古代气功书法加以融汇贯通,具有线条墨色丰富,力透纸背质感强,指上生花,笔下结果等特点,渐入书篆隶行草随“心”所欲、写梅兰竹菊荷弹“指”一挥间的佳境,达到了弘扬创新传统书画、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的目标。

中国“长尾蛟气功书画”源自七十年代初“写春联”,历经近三十年的艰苦磨砺,于2007年4月首次面世。因其管高锋长(1)犹如蛟(2)龙很难驾驭,必须采用高执管,以气运力,方能将其驯服,故而得名。它在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循序渐进地进行了大胆艰苦的创新尝试,形成了以气运力、以高执管、以指运笔、以画入书的特点。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2

一、“长尾蛟”源自写春联

我少年时代就酷爱书画艺术,在文革的特殊岁月,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拜访被游街的“牛鬼蛇神”杨雪湖先生(徐悲鸿、吴作人大师的弟子)为师,学习书画艺术,从此结缘翰墨,也伴随我度过了十年知青生活。1980年,走出农村进入铁路工作,先后从事炊事员、放映员、美工等工作,无论做什么,我始终在书画艺术的道路上执著地艰难前进。

七十年代初期,在经过八年潜心学习书画后,为了检验自己的学书成果,便于春节前タ,在家乡四川什邡县,第一个冒险走上街头,为群众义务书写“革命春联”。首次在西十字街口茶馆门前书写,身后上方挂着革命样板戏“沙家滨”中的阿庆嫂画像,下方用红纸写着“义务书写革命春联,自带红纸不收费,没有红纸每幅收纸墨费伍分”,一年比一年效果好。从此,每年春节前タ,前来求写春联的乡亲络绎不绝,排成长队。

为了缓解乡亲们排队耗时之苦,我便把笔绑在长竹竿上,让求联乡亲牵纸,依次书写。于是乎,我手执长笔,居高临下尽情挥毫,最多时,五天为乡亲们书写了16刀红纸,5000余幅春联。一时间我的“绝活”便闻名乡里。“长杆笔”(后更名为长尾蛟)也随之传为佳话。

参加工作后,写字作画成了我工作之外的“第二生命”。后来有幸在成都春熙路购得全套长尾蛟书画笔,运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3

二、以气用力降“蛟龙”

中国书画讲究笔力,要使笔画有很好的力量,就必须聚精会神地运用气力。在书法创作过程中,气应居先,以气为主,オ能有力。气的存在与运用,是中国书法整体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或者忽略了这种气,中国书法便失去了根基。运气的方法,今人已不多讲,而古代名家皆得此秘。王義之云“凡书贵乎沉静,令意在笔前,字居心后,未作之始,结思成矣”(3);朱履贞强调:“学书必先作气”(4);近代书画大师刘海粟认为:“写字作画也是一种气功”(5);恰如苏东坡所说:“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6)。据此可见,在写字作画时,要特别注重心静,端己正容,意在笔前,这些恰好与气功中的“心”、“意念”、“体态”等基本要求不谋而合,笔者认为书法气功不象武术中硬气功那样,一瞬间产生惊天之举,须知,这种力是物质中的力,属于物理学范畴。书法气功是将气蕴藏于温文尔雅的挥运之中,然后注入笔尖,并且延续时间远比“硬气功“要长,因此我把它称为“软气功”。

八十年代初,在雪湖师的指导下,我参悟了古今气功书画的“秘籍“后,有意识地注意到书画中的“气”运了,结合实践,自创了一套“长尾蛟”的气功练习方法,并辅之以腿功、腰功、指功进行调练。每天凌晨,我起床后在室外清爽地或树林边,先简单运动热身,以防感冒,随后两脚分开与肩同宽,放松全身肌肉与关节,身体平直,双眼微闭,排除杂念,意守丹田,预想字形,缓慢地进行深呼吸运动。约15分钟左右,则肺部气满,意志清醒,胸怀即有壮阔之感,紧接着,仍宜直立,左手叉腰,右手平举。肘如执笔状,将丹田之气运至右肩作运笔状,约10分钟左右,再将右臂上下正反旋转100次左右,最后再根据自身特点进行腰功、腿功等部位训练。以上各项活动共约40分钟左右。回到书房后,便训练“指功”。先像骑马状危坐在椅子上,使全身气血畅通,再用握力器(20-50公斤),循序渐进地练习手指握力,如无握力器,也可平伸手臂握拳,一收一放使劲抓空,练习“指功”的同时,须微闭双眼,预想名碑法帖字形。此活动当在15分钟以上。

经过较长时间的上述“四功”训练后,自己的书写水平也达到了一定境界,但我仍不满足,故意跟自己“过不去”,对臂力、指力进行了超常规的强化训练:从练“铁笔沙盘”、“玩铁球”、手腕吊铁蛋3公斤,到现在臂载5公斤沙袋也能书写自如了,手指握力经检测达到了100公斤左右。用以上臂力、指力挥运书写的字力透纸背,如用淡墨在字的背面渲染,则字的边沿均能神奇地出现雪白的细线条。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4

三、以奇制胜“高执管”

当能以气运力后,最重要的便是执管了。一般人多把执笔与用笔、运笔混在一起,实际上用笔与运笔,是执笔以后的第二步。所谓执笔法是包含指法、腕法和笔位三者而言。指法即五指法(执笔法之一)是讲五个指头如何去把执好笔管;腕法是指腕和肘的运用;笔位是指执笔部位的高低而言。苏东坡云:“执笔无定法,要使虚而宽”(7)。虽说无定法,实则有定法虚而宽。这里的宽,是指执笔松紧而言。为了驾驭好长尾蛟书画笔,我在接受前贤“虚而宽”的基础上以气用力,再把指法、腕法和笔位三者协调配合,书写时便可做到心手如一。由于驾驭“长尾蛟”的指、腕法非同一般,开始使用时十分别扭,经过多年不断探索,我在传统的五指虎口执笔法的基础上大胆地吸收了古人“族管法”(8)和“捻管法”(9),形成了独特的执笔方法:即五指指尖相聚向下共“族”其管,把笔管当琴键盘,注意指头接触笔管面积要小,这样力度越大,线条质感越强。这与物理学中“面积越小,压强越大”的原理是一样的。这是一个高难度的操纵,必须用“心”来指挥方能奏效。挥运时根据字形大小,线条粗细,“族”“捻”结合,分别以三指、四指、五指犹如弹琴般交替用力,同时,手腕下垂,肘部高抬,并采用“高执管”,即把手指高高地执在笔管上部约40公分左右处,写行草书还可高一些。这种高执管的方法,能使手腕和肘部远离书桌,居高临下,空灵活动,无施不可,有利于最大限度地发挥以气用力的功能,并使腕肘之力直贯毫端,尤其在写大幅行草书时,应用“高执管”方法,则更能照顾通篇,使之一气呵成、首尾连贯。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5

四、以指运笔辟“蹊径”

康有为云:“遍求六朝,亦无以指运笔之说……以指运笔之说,唯唐人《翰林密记》乃有之”(10)。传说欧阳修、包世臣、邓石如、何绍基等提出以指运笔、管随指转的主张,而康有为却指责运指是“粗缪可笑”(11):潘伯鹰、祝嘉、潘天寿等先生也主张运腕反对运指。从此,运指的争论达到了高潮,并一直影响至今。潘伯鹰云:“不可转动笔管,因为在写字时,用手指转动笔管,则笔豪势必由于转动而扭起来”(12);祝嘉也说:“管随指转,则笔毫像合绳一样扭转,笔锋被裹”(13)。可见以指运笔,管随指转仅为极少数人所用。而又被潘、祝等大家否定,难怪乎今人已很难听到以指运笔,管随指转了。然而,笔者对此却另有一番认识,周星莲云:“书家遂有腕活指死之说,不知腕固宜活,指安得死。肘使腕,腕使指,血脉本是流通,牵一发而全身尚能皆动,何况臂指之近乎,此理易明若使运腕而指竟漠不相关,则腕之运也必滞,其书法亦必至麻木不仁”(14)。现代蒋培友先生在时下中国书坛的隶书尚趣趋势中也指出:“书法除了在视觉层面考虑以外,还应考虑手指转笔等技巧因素和“心手合一的情感因素等诸多方面”,上述高论很有见地,精辟地论述了书写中臂、肘、腕、指的辨证关系。还特别强调了手指的妙用,为什么今人就不敢大胆地“指运”呢?联系指运,我们又不得不把书法与音乐,尤其是弹拨乐器联系在一起。

众所周知,音乐是可听的书法,书法是可视的音乐,是为诗文内容谱写的可视曲子。每当我在欣赏钢琴协奏曲《黄河》,古筝《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琵琶《昭君出塞》等乐曲时,无不被演奏者美轮美奂的旋律节奏和神奇的指法技巧所陶醉。每当我在创作书画作品时,无不以音乐的旋律节奏去感受作品的内容,并不由自主地溶入器乐的指法施之轻、重、缓、急、顿、挫、弹、拨等技法于笔下,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笔迹效果,犹如凝固在纸上的音乐。

指运,重点是要训练指功,在训练指功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前人的以指运笔,管随指转是与当时的科举制度所写的小字有关,写大字就显得无能为力了。我练就的以气用力,以指运笔、管随指转的方法是:作点向左以中指斜顿,向右以食指、大指齐挫;横画大指上仰涩进;竖画食指下俯;撇画四指齐力下笔须重;捺画三指齐力起笔要轻,不迟不疾,须驻笔而后;钩画则五指齐发要劲利。通过长期的实践,我已完全克服了扭笔裹锋之弊病,能将“长尾蛟”正用、侧用、顺用、逆用、重用、轻用、实用、虚用,再大的字也能做到随心所欲。

在挥运书写中,我还感到:以指运管比“腕活指死”书写时要轻便灵活得多,特别是以指运管写行草书,那管随“心”所“欲”,“弹”指一挥间;那指上生花,笔下结果的感受妙不可言,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有兴趣学习长尾蛟气功书法,必先运用传统的练习方法,即用普通毛笔临摹名碑法帖,至少要习练五年以上,方可练习长尾蛟气功书法,用笔先由短锋,中长锋逐步过渡,持之以恒、循序渐进,才能掌握要领。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6

五、以画入书墨趣生

书画同源,在历代书法大家中,善画者不在少数,如董其昌、赵孟睢⑽獠丁⒔糯笄А⑵艄Φ取6坏慊婊睦矸ǎ�“学书则深有助焉”。元代赵孟钍�:“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15)。这个观点使我获益匪浅。

书画之法,在于笔而成于墨,则墨法乃书艺一大关键。我在研习气功书画的过程中,无不充盈着书与画的交融,特点是:1、充分发挥“墨分五色“的妙用,在书写中,我喜欢用较薄的生宣纸和以次浓墨为主旋律,参以浓墨、淡墨、清墨,这并非以难取胜显示技巧,而是要充分发挥“长尾蛟”的威力。在以气用力后,用薄宣纸次浓墨写字、作画容易使墨气虚灵佳妙,经装裱后,更具立体感,挂起观赏,书中有画,画中见书,正书珠润玉圆,行草墨气淋漓,梅兰竹菊更见笔力,显得水墨调匀,清雅可爱,如其中有飞白,则又有一种“秋山淡云”之美。2、由于“长尾蛟”管高锋长,采用高执管,以气用力,以指运管,其笔力足以摄墨,即便是“清墨”,也不使旁溢,故尔墨精皆在纸内,线条犹如“锥画沙”,同时,所书线条还有血有肉有感情,尽量达到粗的线条有壮浑感;细的线条有灵秀感;中锋线条有坚实圆润感;侧锋线条有潇洒超脱感。3、把“副毫”作为字的皮肤,以求温润,一般写字作画,很少注意笔毫上的变化。有次我用“长尾蛟”写隶书“大江东去”(苏东坡《(赤壁怀古))时,激情之处,偶然发现笔的副毫线条纸墨相接处仿佛有毛,随着情感的波动呈现各种形状的曲线,或如“万岁枯藤”,恰似山川峰峦叠状,雷雨风电交加,又仿佛“幽光若水纹徐漾于波发之间”。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7

六、以气养心寿而康

“长尾蛟气功书画”不仅将书法技巧在传统基础上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且通过长期训练后,身心康健,生活愉快。

气功是有意识地、自然地达到存神、凝神、静思、入定、调心、意守等目的,中医学讲,写字作画是顺乎自然的气功训练。“一气呵成”,胸中锦绣,笔底烟云。凡写大字,作大画,气不足则无“神”矣。在平心静气与大气磅礴的挥洒中,气功锻练自在其中,这就是“养浩然正气,极风云壮观”。笔者对此体会尤深,获益匪浅,每当我全神贯注地用“长尾蛟”创作大幅作品时,顿觉“气场”出现神秘的“排它”功能(仿佛在真空中写字),三九严寒时越写越暖和,三伏酷暑时“心静自然凉”,即便周围十分嘈杂,也“充耳不闻”,犹如无人之境。现代医学研究证明,当书画活动入静时,心情非常愉悦,这样能使书画者的大脑受到良性刺激,分泌出令人兴奋的激素,促进心脑血管系统的有序循环。这一研究结果也在我身上得到了印证:我在苦练长尾蛟气功书画近五十年的岁月里,身心康健无大碍,从未住过医院,如今年逾七旬,仍是满头黑发,视力很好,报纸上最小的字,无需戴眼镜也能看得一清二楚。长尾蛟气功书法美哉,妙哉,使我的身体比常人更健康。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8

结束语

“长尾蛟气功书画”历经漫长岁月的艰苦磨砺并面世,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痛苦并快乐的选择,是一种失去中的得到,也是我执著追求书画艺术生命力的具体表现,它使我深深地感到:爱艺术是幸运的,虽然我在生活中体味到无数的苦涩,却在艺术中感受到了愉悦的甜蜜:它使我深切感到生命、智慧的力量和美好,铸就了我健康的体魄和丰满的灵魂。

2007年第一稿

2020年第四稿

引文及参考文献

 

(1)管高锋长:“长尾蛟”分雌雄两管,高70公分左右,锋长6-12公分,多笔头。

(2)蛟:古代传说是能发洪水的一种龙,这里借喻为“墨海勝蛟”。《新华字典》商务印书馆1990年重排本第212页。

 (3)王羲之《书论》。《历代书法论文选》28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10月第一版(下同)。

 (4)朱履贞《书学捷要》。同上,(下册)599页。

 (5)《祝您健康》杂志1983年第三期28页《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

 (6)《祝您健康》杂志1983年第三期32页《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

 (7)苏东坡《论书》。同上(上册)313页。

 (8)族管法:执笔法之一。唐韩方明《授笔要说》云:把笔法有五种,第二 管,吊笔急疾,无休之书。元陈绎曾《翰林要诀-执管法》云:“族管,以大指小指倒垂执管,族三指攒之,” 同上(上册)285页。

 (9)管:执笔法之一.《集的》云:“捻,捏也”。以大指、食指、中指、无名指捏住笔管之顶端处,站立作书元陈绎曾《输林要诀-执管法》云:“埝管:大指与中三指捻管头书之”。同上286页。

(10)康有为《广艺舟双辑》。同上(下册)748页。

(11)康有为《广艺舟双辑》。同上(下册)750页。

(12)潘伯鹰《书法杂论》。《现代书法论文选》48页,1981年7月《上海书画出版社》。

(13)《书法研究》杂志1985年第二期29页(上海书画出版社)。

(14)周星莲《临池管见》。(同上)下册717页。

(15)《历代题画诗选注》39页。《上海书画出版社》,洪丕谟选注,1983年4月第一版。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9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10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11

【张志勇 2020专访】聚焦全国两会 牢记使命担当

作品12

 
新闻聚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联系我们:qq:2366276